您好,欢迎来到九九热点资讯-九九热点社区_社会热点导读_关注社会热点_评论社会热门事件(99HOTS.com)!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

环球博览:玫瑰色的奥运梦


环球博览:玫瑰色的奥运梦
 
2003年08月24日12:28 中体在线  

  刘 斌

  ——记体育舞蹈世锦赛亚军别济科娃/季莫辛

  向往奥运


  别济科娃/季莫辛是一对共同训练了十几年的体育舞蹈搭档,他们经历了从业余到职业选手的全过程,共同的奋斗使他们成为当今世界知名的体育舞蹈家,许多著名的国际大赛都会邀请他们出席。如今,他们再也不用为添置表演服、筹集比赛路费而绞尽脑汁了,他们在各种比赛中获得的奖金足够应付这些日常的开销。不过,他们也有一个理想没有实现,那就是参加奥运会。说起来好像很不实际,因为到目前为止,体育舞蹈还没有进入奥运会大家庭。但是,近年来它在世界上的影响越来越大,要加入奥运的呼声也日益高涨,体育舞蹈成为2008年奥运会的表演项目已经很有希望了。

  但是,多年的比赛经验告诉他们,体育舞蹈距离奥运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路要走,一切都取决于体育舞蹈能否制订出类似于花样滑冰和体操的评判规则。现在,裁判们要对同时在场上比赛的20多对选手进行评判,一次打出技术与表演两种分,所以要把这两项标准分开打分,对他们是个严峻的挑战。以别济科娃/季莫辛的年龄,等待体育舞蹈进入奥运会恐怕太久了,他们不想把自己的青春浪费在遥遥的期待中,所以他们在去年就做出了决定:转为职业选手。

  体育全才

  说起两人从事体育舞蹈的经历,似乎有个共同点:他们都是体育的多面手。

  这与前苏联的社会和家庭教育有关,在这里,几乎每个家庭的每个孩子都要学习一两种体育技能。男孩儿打冰球、踢足球,女孩儿练体操、花样滑,一个是阳刚之气,一个是艺术之美。

  有趣的是,两人都出自体育世家。别济科娃的母亲曾是位体操选手,父亲在秋明市体委工作,他们是在一次篮球讲座上认识的。母亲还酷爱滑雪和打网球,安娜经常收到父母发来的E-mail,最近一封信中妈妈还在抱怨说,没人陪她去滑雪。安娜很小的时候,母亲就把她送到舞蹈队,13岁的时候就离开了家,只身来到奔萨州,为的是与季莫辛结成舞伴,这一练就是13年。

  其实,安娜非常喜欢花样滑,只要有好看的比赛,她肯定不会离开电视,哪怕看到深更半夜母亲也不会催她睡觉。如果秋明有个室内滑冰馆的话,很可能安娜会是个著名的花样滑选手,她的滑冰是在露天的场地学会的。

  德米特里的父母过去都是专业排球运动员,分别在州男女代表队打球。他在两岁时得了严重的肺炎,医生让他绝对禁止剧烈运动。可是母亲帕夫洛娃偏不听,让儿子去学滑雪和滑冰,放到大自然里去锻炼,结果收到了极好的效果,他的身体越练越棒。他打了4年的冰球,还练过田径和游泳,他竟然三次夺得了州长跑冠军。

  直到现在,德米特里仍保持着每天洗冷水澡的习惯。他最崇拜的人是冰球明星哈尔拉莫夫和现任俄罗斯国家体委主任费季索夫。有一次他和安娜去温哥华参加比赛,正遇上俄国家冰球队与加拿大队打比赛,他很想去看,但在搭档的说服下还是没有去,因为那晚他们要出场比赛。

  正因为有了多种体育的技能,别济科娃/季莫辛才能成为当今世界上的知名搭档,良好的身体素质与坚实的训练基础,为他们在职业的道路上更上一层楼提供了条件。

  鲜血换来成功

  一提起过去的比赛,他们就有说不完的故事,有几件事让他们记忆犹新。

  体育舞蹈看上去非常赏心悦目,充满美感,再与音乐完美结合,会给人极大的享受。殊不知,舞蹈者在台下的训练中要流多少汗水,甚至需要付出血的代价。有一次比赛时,德米特里正带着安娜在赛场上转圈,不想安娜的脚被另一对舞伴的高跟鞋狠狠地踩了一下,当时她就痛得喊出了声,那次她伤得非常厉害,他们不得不停止比赛,德米特里把她抱上急救车送往医院,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她才恢复了训练。另一次去伊斯坦布尔参加比赛,上场之前安娜的牙就很痛,但他们没有别的选择,如果不参赛,所有的努力和开销就会付之东流。安娜一边跳舞一边流泪,就这样他们还获得了拉丁舞冠军。

  在他们的生活中,还发生过更可怕的事情。那是安娜刚到奔萨州不久,她不是住在老师家,就是借宿德米特里家中,后来才住进了体校的宿舍。有天晚上发生了火灾,好几个学生当场就被烧死了,安娜住在二楼,她不顾一切地跳了下去,结果保住了这条命。但是代价也很大,她三天三夜昏迷不醒,脚跟受了伤,高烧不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