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九九热点资讯-九九热点社区_社会热点导读_关注社会热点_评论社会热门事件(99HOTS.com)!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

内部矛盾重重裂痕加大 70岁的北约"尚能饭否"?(2)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袁征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今年,受乌克兰局势及美俄关系趋紧的影响,北约在黑海及波罗的海相关国家和地区的军事活动有所提升。事实上,“自冷战结束以来,北约东扩的步伐没有停止”。

针对此次北约外长会议的三大重点议题——北约与俄罗斯关系、反恐及军费分担,袁征认为,走过70年的发展历程,北约为维系其存在,正不断转型,根据形势变化找到新的任务点,以增强内部的凝聚力。

最需要的是团结

据“今日美国”网站报道,特朗普4月2日在与斯托尔滕贝格举行会谈时表示,北约成员国应继续增加国防开支,并重申北约各成员国国防开支应达到国内生产总值2%的目标。

在军费分担问题上,美国一直向北约盟友施压,要求其履行承诺。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刊文指出,“美国在国防开支问题上毫不留情地打击北约盟友,即使这样会对联盟的凝聚力产生威胁。这让人对美国长期以来保卫欧洲的承诺产生了质疑。”

布鲁金斯学会网站刊文称,北约作为“跨大西洋共同体”,依靠两个支柱:一个成功的防御联盟和一个更加成功的欧洲一体化项目。然而,“美国人常常沉迷于对欧盟的蔑视,并一再攻击欧盟和个别成员国”。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军费分担问题只是北约内部矛盾的冰山一角。当前,美欧裂痕加大,正持续向北约投射。

据袁征分析,北约是在冷战背景下、基于维护美国自身霸权的需要而成立的,它在欧洲乃至全球层面的安全议题中意义重大,对维护欧洲的安全与稳定发挥了重要作用。随着冷战的结束,欧洲面临的外部安全威胁相对减弱,加之欧洲对自主防卫的追求,使得北约的凝聚力也相对下降。

美国新闻网站“政治”的文章指出,美国对欧洲安全保障的兴趣减弱,这是北约面临的最大长期挑战。此外,英国“脱欧”及随之而来的离心力量将加剧这种情况,会破坏政治团结——这是北约这个依靠“共识”运作的组织的真正致命弱点。

袁征指出,北约内部的分歧还体现在诸多方面。一是从退出《巴黎协定》到退出伊核协议,再到退出《中导条约》,美国多次“退群”遭到欧洲盟国反对态度。二是北约内部对俄罗斯的政策也有不同。三是由于欧洲国家对外贸易的多元化和发展水平的不均衡性,美欧贸易协议达成难度较大等。

还有分析指出,北约各方亟须就如何继续加强反恐达成一致。美国《华盛顿邮报》2日报道说,特朗普近来频频在私下场合批评盟友在阿富汗的军事投入不够,要求缩减美国对北约的贡献。

对此,《外交政策》杂志坦言:“在迎接70岁生日的时候,北约最需要的是团结。”

北约要重塑自我

赴美之前,托尔滕贝格曾表示,将借助北约70周年纪念日这一契机,尽可能淡化成员国之间的分歧。他自信地说:“北约的强大在于,尽管存在一些差异,但始终能够围绕我们的核心任务团结起来,即保护彼此。”

“北约70岁了,下一步将迈向何处?”美国新闻网站“政治”提出了这样的问题。文章援引学者观点称,面对全球秩序的重大变化,北约需要重新思考其核心使命。“北约最需要做的,是保持与美国的高度凝聚力和合作,并抵御推动欧美‘离婚’的离心力量。如果没有欧洲的一流盟友,美国将会弱得多。”

袁征也指出,乌克兰危机爆发后,美国将乌克兰作为维系北约团结的一个支点。将俄罗斯视为外部威胁,已成为北约加强内部团结的新动力。“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引发欧洲对美俄军备竞赛的担忧,欧洲只能被动选择依靠美国来应对不确定的安全威胁。”

特朗普在竞选总统期间和选举获胜后曾多次抨击北约“已经过时”。虽后来又有改口,但据《纽约时报》消息,特朗普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曾多次提出想退出北约,引发外界对北约前途的担忧。

据美国《国会山报》报道,今年1月22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以357∶22票通过一项立法,其中有一项规定是拒绝总统特朗普潜在尝试退出北约的任何努力,表达了国会对北约的坚定支持。

在袁征看来,从美国方面看,美国要求欧洲盟友承担更多的军事义务、增加国防开支,其前提是在美国的主导之下进行。同盟关系是美国全球霸权的重要支柱之一,美国退出北约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从欧洲方面看,欧洲国家也肯定北约的作用,希望美国能够真正发挥领导作用。对于完全抛开北约,实现彻底的欧洲防务独立这一选项,欧洲国家会极其慎重选择,目前可能性还不大。“北约内部有摩擦和矛盾,但还没有发展到散伙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