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我的网站!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

文革后郭沫若词评四人帮:流氓文痞 狗头军师白


核心提示:大快人心事,揪出四人帮。政治流氓文痞,狗头军师张。还有精生白骨,自比则天武后,铁帚扫而光。篡党夺权者,一枕梦黄粱。

文革后郭沫若词评四人帮:流氓文痞 狗头军师白

文章来自:南方周末 作者:王芝琛 原标题:郭沫若题写诗词与一个久违的“故事

父亲王芸生一生中有两件令他心情久久难以平静的大喜事。一是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另一件是“打倒四人帮”。

四人帮被打倒后,无论家里人怎样劝阻,父亲还是坚持参加庆祝“打倒四人帮”的游行。游行时,他还专门找来一面“打倒江青!”的小旗。父亲说,他一边游行,还一遍又一遍吟诵老郭(在我记忆里父亲一直称郭沫若为老郭)新近的大作《水调歌头·粉碎四人帮》:

大快人心事,揪出四人帮。政治流氓文痞,狗头军师张。还有精生白骨,自比则天武后,铁帚扫而光。篡党夺权者,一枕梦黄粱。

野心大,阴谋毒,诡计狂。真是罪该万死,迫害红太阳!接班人是俊杰,遗志继承果断,功绩何辉煌。拥护华主席,拥护党中央。

不久,父亲还从他的联系人(当年党外政协委员都有一名党员作为帮学对子,俗称联系人)杨东莼先生那里得知郭沫若的爱子郭世英和郭民英的不幸遭遇。对郭沫若的处境他深表同情,并引起了对老朋友的思念……另外,“文革”结束了,上面发还了被查抄的“四旧”。父亲要我整理,我当时就向父亲报告,那些名人字画,一样都没归还,其中当然也包括郭沫若的字。父亲反对我去“文物局”追索,表示有机会还可以再攒。

这次,父亲给郭沫若打电话,就是以我喜欢他的字为由“索墨宝”,而打算前往拜访的。父亲说:“在电话里,我好像都能看到老郭十分高兴的表情。”郭沫若约定父亲两天后到他家见面(当时郭沫若经常住院)。最后,郭又追问了一句:“王公子喜欢题什么字呀?”父亲顺嘴答道:“转抄毛主席的诗词就很好嘛!”

父亲后来跟我说:“想不到我这‘转抄毛主席诗词’,事前根本没有想过的要求,竟然使原本会友好的会面,突然变了味!”

两天后父亲去了郭府大院,警卫把他引到客厅,里面只有郭沫若一人,与1960年代几次去郭府都有郭夫人于立群作陪不同了。父亲说:“老郭见我后,虽也勉强寒暄了几句,但满脸严肃没有一丝笑容。不久,他就顺手递过来一张白纸。”当父亲打开来一看,跃然纸上的是《题周总理指挥红卫兵高唱大海航行靠舵手图·调寄木兰花》。父亲说:“我一下子就明白老郭确实误会我了。”

这是一张极为普通的白纸,郭沫若用蓝黑墨水钢笔竖写的:

题周总理指挥红卫兵高唱大海航行靠舵手图调寄木兰花

当年革命潮澎湃,大集群英纷异彩。指挥万众唱新词,更信舵师航大海。奋图照眼思忠爱,自有精神昭万代。歌声日夜绕山河,太阳不落丹心在。(见图)

父亲将这张郭沫若手迹交给我,说:“还是你保存吧,或许也能说明点什么。”我看了后说:“为什么郭老没有签名?也没有盖章?”父亲道:“那就不必去补了,因为老郭不是无意的遗漏。”

郭沫若为何前后判若两人?为何提到“抄录毛主席诗词”时,郭沫若会那样敏感?父亲说,那就不得不提1945年底发生在重庆的故事啦。那时,毛泽东的《沁园春·雪》刚一发表,父亲马上觉得,他写那篇置于箱底的文章《我对中国历史的一种看法》有拿出来发表的必要。正如该文发表时,前面所加的补识中说道:

这篇文章,早已写好。旋以抗战胜利以来,国内外大事纷纷,遂将此文置于箱底。现在大家情绪起落,国事诸多拂意,因感一个大民族的翻身不是一件小事。中华民族应该翻身了,但却是从二千多年专制传统加一百多年帝国主义侵略之下的大翻身,岂容捡便宜?要从根清算,尤必须广大人民之起而进步。近见今人述怀之作,还看见“秦皇汉武”、“唐宗宋祖”的比量。因此觉得我这篇斥复古破迷信并反帝王思想的文章还值得拿出来与人见面。翻身吧,中华民族!必兢兢于今,勿恋恋于古,小百姓们起来,向民主进步。(载1945年11月25日重庆《大公报》)这篇洋洋洒洒数万言的《我对中国历史的一种看法》最后归纳说:

中国历史上打天下,争正统,严格讲来,皆是争统治人民,杀人流血,根本与人民的意思不相干。胜利了的,为秦皇汉高,为唐宗宋祖;失败了的,为项羽,为王世充窦建德。若使失败者反为胜利者,他们也一样高据皇位,凌驾万民,发号施令,作威作福,或者更甚。更不肖的,如石敬瑭、刘豫、张邦昌之辈,勾结外援,盗卖祖国,做儿皇帝,建树汉奸政权,劫夺权柄,以鱼肉人民。(载1945年12月22日重庆《大公报》)该文发表后,曾引起强烈反响,正反两面都有,在反面意见中,郭沫若调子最高。郭沫若首先作词予以“反击”。词的上阕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