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我的网站!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

杰出的军事教育家——河北籍开国将军孙毅(上)


杰出的军事教育家——河北籍开国将军孙毅(上)

  孙毅,孙胡子。高尔基式的胡子是他的标志,也是他相伴多年的老朋友。当年,孙毅还是冯玉祥手下的西北军,已经蓄起了小胡子。后来,孙毅加入红军,遇见了策马上路的朱德总司令,还有军委参谋长刘伯承。朱德指着他的胡子打趣说:“你可晓得,红军的条令规定不能留须。你为啥子要留胡子?”孙毅答得也挺妙,他说:“人遇着危难的时候,身上的油跑了,肉掉了,就这胡子不跑,还一个劲儿往上长。这胡子义气,像是人的精气神儿,剃不得!”朱德听了哈哈大笑,嘱咐他好好留着胡须。有了朱老总特批,孙毅的胡子就一直留了下来。

  再往后,孙胡子的小胡子还派上了特殊的用场。有一回,红军学校排了一出剧目《活捉敌师长》,敌人的师长就是留着胡子的陈时骥。因为大多数将士不留胡子,这个角儿可就难找了。这时候,特批蓄胡子的孙毅顶上事了,他亲自上场,饰演敌师长。打从那起,孙毅就有了这个伴随终生的绰号——“孙胡子”。胡子里面的故事有好几处,孙毅这个大名里面又有什么深意呢?

  孙毅出身贫苦,这个大名也不是家里起的,而是他自己的主意。按照他的说法:“杀敌为果,致果为毅。”为了杀敌人,保家国,孙毅先是在1923年加入了河南陆军开封补充营。他在旧军队里认识了一个重要的朋友——赵博生,这位老大哥跟他谈心,谈人生,谈得最多的就是一支光荣的队伍——工农红军。

  埋在兄弟们心底的火种,终于在1931年的12月14日点燃了。赵博生、董振堂等人率领国民党二十六路军在江西宁都发起暴动,加入红军队伍。

  当时,孙毅所在的二十五师师长拒不参加起义,整个部队乱成一锅粥,有的往南,有的往北,好多人都不知道该往哪去。孙毅看见总指挥部楼上的一杆红旗,他的心里有了底,他催着部队参谋处长说:“部队集合了,我们也赶快出发吧!”就这样,孙毅同师部和警卫排的人一起加入了红军南进的队伍。

  孙毅一路往南走,瞧见前面一个熟悉的神影,哎!这不是赵博生吗!这时候,他才知道,赵大哥已经在两个月前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利,主力被迫实行战略大转移。长征起步之时,本来在红军学校做教员的孙毅被叶剑英叫到跟前,下达指示:“为了应付更复杂、更困难的局面,中央决定组建一支新的部队——教导师,直属军委领导,主要任务是保护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军委确定由张经武出任教导师师长,何长工任政治委员,你任参谋长。今天请你来,一是正式通知你,二是想听听你有什么意见。”

  孙毅深知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何况军委对自己如此信任,他立即表示服从决定。紧接着,他又接到一项任务:快马加鞭,协同其他几位同志一起筹备教导组。很快,队伍建起来了,孙毅手下3个团共有6000多人。

  作为师参谋长,骑马行军,理所当然,可是,在讨论领导干部乘骑分配的时候,军事顾问李德搬出一个说法——孙毅是从“白军”过来的人。一个理由就划掉了他名下的那匹马。孙毅听说这事,一笑了之,他说:“没了四条腿,还有两条腿嘛,我绝不会掉队的。”

  漫漫长征路上,孙毅的部队领到一项任务:临时中共中央总负责人博古决定将印刷钞票和宣传品的机器以及修理枪械的兵工机器统统搬走,具体工作就由教导师承担。数以千计的机器,大大小小的铁箱子、木箱子,十来个人才能抬起来的机器部件,全由教导师战士肩挑杠抬,一步一步地往前挪。为了赶上大部队,教导师将士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部队通过敌人的第一道封锁线后,进入江西、广东交界的大庾山,这里到处是悬崖陡壁,加之天不作美,不时飘一阵小雨,战士们抬着笨重的物资行走在山间小路上,这一路,简直比登天还难。遇着特别难走的地方,难免有人掉下悬崖,就此牺牲。

  很多基层干部和战士都对“负重转移”的做法提出质疑。孙毅将情况汇报给教导师师长张经武、政治委员何长工,并谈了自己的看法。经过认真讨论,由孙毅起草电文,向军委总部请示:今后再遇到危险路段,将多人抬的机械部件丢下山涧,减免部队伤亡。第二天,总部复电,刘伯承亲笔签字,批准了这一请求。

  长征,何其伟大,何其艰难。1935年6月,红军来到夹金山下。夹金山主峰海拔四千多米,终年积雪,空气稀薄,别说路了,就连人影也见不到一个。那天气,就跟小孩儿的脸一样,一会儿阴一会儿晴,一会儿下起了雨,一会儿飘起了雪。再加上红军部队长途跋涉,没吃没喝的苦日子过得已经太久了,将士们身上连一件挡风的衣裳也没有,要想翻山越岭,真是难上加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