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九九热点资讯-九九热点社区_社会热点导读_关注社会热点_评论社会热门事件(99HOTS.com)!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

万芳:我的感情生活关你什么事


万芳。


万芳。

新京报11月8日报道 尽管舞台上和影视剧里扮演过形形色色的人物,但歌手出身的万芳认为,自己“最初和这个世界发生联系的方式还是唱歌。”

大学期间参加木船民歌比赛后,1990年,万芳发行了第一张专辑《时间仍然继续在走》,封套上仍然是她的原名“林万芳”。其后,《新不了情》《割爱》《猜心》等多首代表作令内地歌迷也逐渐认识了她。而戏剧人、演员、主持人等身份则体现了万芳的多重性,由她常年当班的电台节目收获了大量粉丝,做演员时,她拿到过金钟奖戏剧类女主角奖以及迷你剧集女主角及女配角奖提名。

12月24日、25日,两场《万芳唱歌》演唱会将在保利剧院上演。万芳说,自己每年年底都会许一个愿望,“去年底,我许的愿是:希望有更多的时间和朋友及家人相处,而且是深度陪伴。因为前几年我真的是太忙了。”多年来,万芳一直把自己的私生活保护得极好,对于结婚生子这些事情,她说:“这从来不会出现在我的愿望中。”

■ 文艺建议

打开耳朵 打开可能性

我最近没有很完整地听整张专辑,所以比较没办法推荐一整张专辑。但我会建议二十几岁的朋友打开自己的耳朵、打开自己的可能性,不要以先入为主的观念去碰触很多新的事物。有的音乐可能此时此刻有点艰涩,但十年二十年后,可能你突然喜欢、明白个中滋味。我觉得这是中国人、我们大家的通病,只喜欢在很熟悉的状态,但其实大家多走动、去了解各个国家的文化,会发现你以为的音乐世界只是千分之一种。听什么音乐都不要给自己设限,这样太可惜了。若人生只有一种,太无聊了。

C10-C11版采写/新京报首席记者 刘玮

实习生 莫媛清

演唱会 观众的需求永远抓不住

新京报:你每次都会有一些必唱曲目,比如《新不了情》,这次会有必唱曲目吗?

万芳:其实《新不了情》在我个人的演出中不一定是必唱的,只是大陆的朋友会对《新不了情》有期待,在台湾或其他地方,我不见得会唱《新不了情》。

新京报:每次选歌更考虑观众需求还是更偏重自己口味?

万芳:观众的需求永远抓不住。比如你喜欢《夜照亮了夜》,有人喜欢《猜心》,有人希望“来个《慢火车》吧”,所以我觉得到最后事情的发生都是缘分。但这次我想从听者的角度来看这场演出,综合大家的意见。

新京报:你参加过那么多场演出、演唱会,有没有遇到突发状况?最惊险的事是什么

万芳:有各种情况。像舞台剧,曾经我的假发掉了,但要继续演,因为观众不知道你是故意的还是不小心的。“滚石三十”上海场,最后有个环节是我们丢“滚石三十”的球给观众,我看到有一个甬道,我想,为什么没人注意到这个走道可以更靠近观众、走过去可以丢远一点?没想到就是一块纱布,我踩到就陷下去了,后来是光良把我拉起来的。刚好有一个歌迷全都拍到了。

新京报:有没有遇到现场观众的反应和你预期的不一样,需要你调动气氛的?

万芳:我面对一场演出,基本上不会去预期观众应有怎样的反应,只能是在当下,跟大家一起呼吸、一起流动。安静不代表他们没有反应,很多人在舞台上会很害怕台下的安静,其实有些时候,很安静是因为很专注地在聆听。

新京报:这就是你说的“要顺势”吗?

万芳:嗯,其实就是即兴。我没见过你,怎么预期你今天要问我什么问题?他们没给过我你的采访提纲,我也不知道你是什么个性。你要怎么预期我?今天的状态是什么?也许你过去对我有一些印象,“万芳可能会讲一些话吧”,可是也许我们今天的磁场不对,我不想回答,那也很难讲。所以很多事没办法事先预期,缘分吧!

多重身份 我没法在一个状态待那么久

新京报:最近你在排表演工作坊的《绝不付账》,演舞台剧和在舞台上唱歌,状态有什么不一样?

万芳:完全不一样。演戏时会有剧本,我就照着那个剧本走,进入那个角色。观众会有反应,大部分是因为剧本、台词,他们对号如此。可是演唱的话,音乐会因为你的聆听而让你连接到过去的那个自己,大部分是跟自己的连接。

新京报:歌手、演员、电台DJ,这些身份对你来说有什么不同的意义吗?

万芳:大概好多年前,就有很深的感觉:不管是哪一个身份——广播节目的DJ、主持人、歌手、演员、演讲者,或是我参与一个公益活动……其实都是一样的。像唱歌,很多人会通过这些歌曲反射到自己的成长,心情、故事;通过戏剧,很多人也会有一些投射或学习,给自己一定力量;广播节目里,我在分享时,很多人可能因为我讲的一句话就突然对爱情豁然开朗之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