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我的网站!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

调查:“忽视”才是影响儿童心理健康的最大暴力


在对1511名儿童问卷调查后,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心理学会副秘书长刘正奎得出一个较为惊人的结论:针对儿童的四大暴力行为——“身体虐待”“情感虐待”“性虐待”和“忽视(一种冷暴力)”中,“忽视”对儿童心理健康影响最大。

数据显示,“身体虐待”“情感虐待”“性虐待”和“忽视”四大暴力行为对抑郁的预测结果β值(一种统计指数——记者注)分别为0.17、0.14、0.06和0.37,对焦虑的预测结果β值分别为0.19、0.15、0.02和0.30,均表明“忽视”导致儿童抑郁、焦虑的可能最大。

刘正奎将这一结果收录至《中国国民心理健康发展报告(2017~2018)》一书中,后者是我国第一部心理健康蓝皮书。近日,在该书的首发仪式上,有关儿童心理健康的调查结果随之公布。

占比66.4%!男生更容易遭受身体暴力和精神暴力

按照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规定,儿童保护是指反对针对儿童的暴力,即“保护儿童免受虐待、忽视、剥削及暴力的伤害”,不过根据学界此前的研究,儿童暴力已成为世界范围内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和社会问题。

我国儿童暴力事件发生率也较高。2008年和2009年,针对广州青少年的一项调查表明,“在过去的6个月里,有23.2%、15.1%和2.8%的青少年遭受了轻微、严重和非常严重的身体虐待。0.6%遭受过性虐待。相当一部分儿童遭遇了多重虐待。”

刘正奎说,儿童虐待对儿童的生理和心理健康有短期和长期的不利影响。为深入了解我国偏远及贫困地区儿童保护及救助系统的现状,他带领研究团队,主要对来自四川两县、陕西两县的1511名儿童,通过问卷调查以及焦点小组访谈形式,从儿童及儿童保护相关的责任主体等多个层面展开,了解儿童遭受的暴力现状及其与心理健康的关系。

除了发现“忽视”这个比“身体虐待”“情感虐待”“性虐待”可能还要“强悍”的暴力凶手,研究团队还发现,在遭受暴力的儿童中,男生占比66.4%,女生占比33.6%,男生更容易遭受身体暴力和精神暴力。

不过,在性暴力情境中,男女生心理健康并未表现出性别差异。暴力行为和子女个数似乎也没有显著性影响。调查发现,独生子女和两个子女家庭中的儿童遭受精神暴力的比例较高,而子女数在3个及以上的家庭中,遭受身体暴力儿童的比例也较高。

相比之下,留守情况的影响就比较大了。调查表明,父亲在外的儿童更容易遭受身体暴力。

科研人员针对儿童的访谈发现,校园欺凌事件较为频繁,如向弱小者索要钱财、寄宿学生间的矛盾冲突、言语暴力等,家庭暴力各地也均有报告。

16.5%~29.1%儿童选择独自承受暴力

与此同时,科研人员也关注到另一个问题,即遇到危险和暴力时儿童的求助对象。

对不同地区而言,在53.8%~67.0%的儿童看来,家人是他们遇到危险情况时的首要求助对象,而将老师、同学或朋友作为首要求助对象的儿童,其比例分别为3.2%和15.6%,还有24.7%的儿童在遇到危险情况时选择自己解决。

研究人员认为,对于多数儿童来说,家人是给予他们支持和安全保护的主要来源。

当问及一旦遭遇暴力情况,谁是儿童最先想要求助的对象时,选择向亲戚朋友求助这一选项的比例,在4个调研地均为最高。除了亲戚朋友,老师或学校领导在各个地区的儿童中的报告比例也相对较高,但各地区仍有16.5%~29.1%的儿童选择自己一个人承受,选择报警求助的方式比例相对较低。

刘正奎说,原因可能是来自家庭与学校的教育让儿童更多情况下是求助于家长、老师以及亲戚朋友,或者是儿童主观认为自己遭受的暴力伤害并没有严重到报警的程度。

科研人员进一步分析表明,当遭受暴力时,儿童的通常做法也不尽相同。比如,父亲或母亲一方外出务工的儿童,在遭受暴力时“求助自己”的比例,高于父母都在本地工作的儿童。而父母都在外的儿童,遭遇暴力时求助亲戚朋友的比例较低,求助教师的比例则较高。

刘正奎说,这可能是在遇到暴力时,父母是孩子最好的求助对象,能够给予孩子最好的庇护,而父母均外出务工的儿童,只能向教师寻求帮助,甚至更多地只能一个人忍受,不告诉任何人。

科研人员分析“遭遇暴力时采取不同做法的儿童的心理状况”,结果发现,遭遇暴力时选择不同求助对象的儿童在焦虑、抑郁、心理韧性上的得分存在显著差异,遭遇暴力时选择一个人承受的儿童在焦虑、抑郁上的得分最高,在心理韧性上的得分最低。

“也因此,作为儿童的监护人或老师,在儿童遭遇暴力侵害时要有能力及时给予儿童关注和支持,避免长时间的压抑给儿童带来严重的心理创伤。”刘正奎说。

10.1%儿童没有免遭暴力的信息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