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我的网站!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

微博使用對“95后”用戶情感認知的影響分析


來源:《新聞愛好者》2019年第3期

【摘要】2017年后,“95后”陸續大學畢業走向社會,未來將成為中國社會的中堅力量。媒介形態的變遷深刻影響著媒介使用者的認知、行為和文化。通過梳理以往對微博和“95后”研究的基礎上,從社交元素、興趣主導、娛樂態度三方面勾勒“95后”青年群體畫像。認為微博使用有助於青年文化與主流文化的融合,有助於青年文化進一步沉澱,進而帶動相關產業的發展。同時,使用微博對“95后”青年文化具有過度娛樂、過度消費、文化低俗化、文化被污染的負面影響。

【關鍵詞】社交媒體﹔微博﹔“95后”用戶

一、研究背景

互聯網的興起引發了媒介工作者和相關研究者對這一領域傳播效果的極大關注,第42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6月,我國網民規模達到8.02億,手機網民規模達7.88億,年齡結構中20至29歲的網民佔比最高,達27.9%[1]。“95后”是1995年至1999年出生的一代人,他們成長於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的20年,絕大多數為獨生子女,比90后更早接觸信息技術和互聯網,是移動互聯網的忠實用戶,被稱作互聯網時代的原住民,其對研究網絡環境下的傳播效果具有獨特的樣本意義。

“微博”是“基於Web3.0平台興起的一類開放互聯網社交服務”[2]。根據微博數據中心的調查報告,2017年微博活躍用戶中,30歲以下的用戶(81.9%)是微博用戶的主力人群,27.6%為18到22歲之間的用戶,“95后”已經成為微博月活躍用戶中的第二大人群[3]。截至2018年6月,中國微博用戶規模為3.37億人,較2017年底增長2140萬人,在整體網民數量中微博用戶數比例達到42.1%[4]。基於此,本文以“95后”為主要研究對象,分析微博使用對其情感認知的影響。

二、文獻綜述

Obvious於2006年推出的Twitter是最早的微博產品,2007年3月王興創辦飯否網將“微博”的概念引入國內,此后飯否、騰訊滔滔、嘰歪等中國最早的微博產品相繼停止運營,2009年8月新浪推出“新浪微博”內測版,成為門戶網站中第一家提供微博服務的門戶網站,“微博”一詞成為當年的流行名詞。微信和微博已成為受眾獲取新聞的重要渠道,它們的影響遠大於傳統媒體。微博的迅速發展引起了學者的廣泛研究,主要涉及以下幾個方面:

從用戶的需求與使用角度研究來看,微博具有社交和媒體的雙重屬性,從微博用戶的動機、滿意度和使用行為關系的實証分析表明,微博的媒體屬性更強,用戶使用微博主要是為了獲取自己感興趣的信息。包括績效期望、努力期望、社會影響、促成因素、信息化需求、娛樂性需求、個性化需求在內的七大因素是微博用戶使用意願及行為的影響因素。用戶在使用微博的過程中,名人用戶和草根用戶之間存在顯著的使用效果鴻溝。

微博用戶青年群體佔絕大多數,部分學者對大學生使用微博的現狀和影響進行了調查研究。研究者將重點放在大學生群體微博使用的實証研究上,通過網絡問卷調查,依據改進的方法目的鏈理論對大學生使用微博的動機結構進行研究,建立層次化的動機模型。通過定量調查分析發現微博依賴普遍存在於大學生群體中,便捷的媒介接觸促進了微博依賴的形成,受眾主動或被動地產生微博依賴。從心理分析路徑和工具性視角的角度,通過問卷調查和數據分析發現,微博的工具性使用與大學生網絡政治參與度、政治心理學因素存在相關性。

研究者發現微博等社交媒介的使用,潛移默化中對青年群體,特別是大學生的習慣、情緒、認知產生影響。微博用戶的情感體驗、需求滿足與用戶滿意度之間存在密切的相關性,進一步影響了微博用戶的持續使用。採用生理心理實驗法,測量用戶在瀏覽新浪微博時的情緒體驗和生理反應,發現微博瀏覽的積極情緒喚醒度可以顯著預測使用者的微博使用行為,即瀏覽微博時,情緒的喚醒度越高,其微博的使用行為越多。

微博等社交媒體在輿論傳播方面的作用也日趨明顯,用戶可自由發表觀點或發泄情緒。在特定事件情境下,極易產生群體極化現象,甚至導致網絡或實際生活中的群體性事件。集中於特定事件情境下微博用戶的情感挖掘與情感傳播研究,通過構建中文情感分類詞表,通過分類統計判斷用戶的情感類型和情感極性強度,尋找影響用戶情感表達和傳播的因素,進行有針對性的監控和引導。

隨著微博不同年齡用戶的進一步集中,“95后”微博用戶更加受到關注。從網絡紅人的現象來看,“95后”使用微博是實踐運用社會學“被承認的需求”的一種自我宣傳渠道。移動網絡媒介在增加“95后”大學生思維延伸向度的同時,也影響到其價值觀的建立與發展。新媒體對“95后”青年文化形成了多元解構的影響,重構出青年叛逆性時代性的道德文化,催生出青年吐槽式狂歡式的交流文化,塑造出青年個性化符號化的消費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