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九九热点资讯-九九热点社区_社会热点导读_关注社会热点_评论社会热门事件(99HOTS.com)!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

财富猎手还是被割韭菜?危险就在一念之间


文 | 尚闻多、潘心怡、李雨谦

编辑 | 郑怀舟

50万年薪外加10个月年终奖,这是一家知名基金公司副总给一名22岁年轻人开出的offer。

疫情阴霾笼罩下,今年拥有870万毕业生的求职季显得格外拥挤。不得不说,50万的年薪足够“慷慨”,但这个名叫吴吞的年轻人还是拒绝了如此诱人的提议。

诚然,在外人看来,作为一家地方财经院校的延期毕业生,找不到拒绝这个高薪工作的理由。但吴吞有更长远的打算。面对身边人的不理解,他给出了统一答案,“我想发私募”。

对于曾经是千万级资金操盘手的吴吞来说,一个发行私募基金的未来更具有吸引力。

是的,你没有看错。15岁接触二级市场,18岁赚到人生第一个二十万,21岁财富积累至一百万,和二级市场有关的一切,都让吴吞身上的每一个毛细血孔都为之振奋。

这一切,在少年吴吞身上均有迹可循。

少年追金

2015年6月12日,A股迎来了自己的人生巅峰,大盘达到5178点。

安徽省黄山市歙县,只有18岁的吴吞盯着手机目不转睛,看着大盘数字一点点往上涨,他有些懊恼,“如果不是高三太忙,我是不会错过这波牛市的。”

自嘲为“小镇新韭菜”,此时的吴吞股龄已经超过3年,手里握有十几万的资金。和同龄人相比,这已经算是一笔“巨资”。

“中考考不上高中就要掏1.3万的择校费,我跟我妈说,考上了这1.3万就给我炒股。”凭借这笔“赢”来的这笔本金,他在高中三年里积累了十几倍数字的财富

热衷于在网络平台淘股吧“混迹”,吴吞在圈子里已经小有名气。为了赶上最后一趟车,吴吞重仓了双汇和五粮液。

但事情没有按照他预想的那样发展,“刚准备大展身手,6月股灾来了”。

也是在6月12日这一天,证监会发布对券商的内部通告,暂停场外配资新端口的接入,并且要求券商开始清理场外配资。

7月3日,千股跌停,沪指盘中最低达3629.56点。半个月的时间,上证综指就跌去了30%。

救市

吴吞选择了观望。和无数股民一样紧张的还有监管层。

救市,终究还是来了。

根据公开消息,如果以7月1日为入市起点,8月14日为终点,再剔除出汇金公司(号称“金融国资委”)此前持有的6只金融股,以在此期间的平均股价计算,国家队扫入以上1365家个股耗资约1.23万亿元。

救市让很多人有了反弹的心理幻想,现任中银国际证券总部级投顾孙翀则在各种质疑的声音中,毅然大举止损减仓。

当时的孙翀还在一家资产管理公司掌管上千万资金。

“怕。”是孙翀的第一反应,现在回想依然心有余悸。

毕竟跌去一个百分点,就要抹掉几百万的账面盈利。当时,他所管理的资产已经浮盈超过300%。

市场永远是最佳的教科书,正如孙翀所忌惮的,反弹并没有出现。随着救市措施的出台,当大家认为市场已经企稳的时候,证监���突然祭出“熔断”措施。

2016年1月1日起A股市场开始正式实施熔断制度。选取沪深300指数作为基准指数,设置5%和7%两档熔断门槛。

元旦假期刚过,新年的第一个交易日即1月4日,市场便触及两档熔断阈值。1月7日,两市早盘大幅低开后迅速跳水,盘中触发第二档熔断, 全天仅交易15分钟。1月7日晚,证监会决定暂停A股指数熔断机制。

在这4天时间里,上证指数跌幅达11.7%, 深证成指跌幅达15.0%,创业板指数跌幅达16.9%,整个A股市场再现千股跌停。那几日A股总市值蒸发达5.4万亿,平均每位股民损失达10万元。

劫后余生

“2015年下半年和2016年开年,我们经历了股灾、熔断。那时候整个市场都是很艰难的,保持正收益的投资者都屈指可数。所以我们那时候其实已经还算是相当不错,实现了7%以上的收益水平。”

孙翀感叹,助他成功逃离熊市的,一个是加仓时间点的把握,一个就是题材的选择。

“如果我们当时也犹豫没逃成功,那么后面大半年时间基本上是很难很难翻红的”,当市场再次动荡、一片哀嚎的时候,孙翀展现出价值投资的功力���丝毫没有犹豫,选择在此时加仓科技板块。

2015年股灾中,吴吞算是幸运儿,在15年下半年陆续清仓后,手里只剩下五粮液,“牛市没怎么涨,跌起来也没怎么跌”。

在这一代年轻人还在为某款新出的手游狂欢,或是在某家网红甜品店打卡时,全心投身于如何在资本市场套利的吴吞已经算得上彻底“脱贫”。

但吴吞的操盘手生涯并不是没有失手的时候,他在借壳上市的炒作风中亏去不少,这也促使他开始思考,盲目跟从炒作不是长久之路。

为此,吴吞在大二时决定延迟毕业,并来到北京各大公司实习“见世面”,“更重要的是做调研”。在他看来,理解了大公司的逻辑,才能在二级市场更好地做到精准的价值投资。

然而,吴吞的目标不止于此,“帮别人操盘风险太大,我还在学习更系统地理解整个金融市场”,他说。

或许,时光倒退32年,全程见证了中国金融市场从无到有,从有到优的杨平能告诉吴吞答案。

隐晦的交易

1988年,计划经济余温下的中国,财富猎手已经在潜伏。

国库券的流通打破了80年代我国金融市场“无聊”的局面,定期存款不再是近乎唯一的金融产品,倒卖国库券在上海等地迎来了一个小热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