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九九热点资讯-九九热点社区_社会热点导读_关注社会热点_评论社会热门事件(99HOTS.com)!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

2019房产税新消息:房产税对谁影响大?房地产税


  二、房地产税改革的主要挑战

  迄今为止,房地产税是所有税制改革中讨论最热烈的内容之一。这与房地产税影响面广有直接关系。与现行主要税种间接征收不同,房地产税是典型意义上的直接税。纳税人直接缴税与间接纳税的体验不一样,直接缴税往往更有切身之感。不过,上述情形可能不是房地产税所面临挑战的全部。如若把视野稍微放大,还能够发现的是,房地产税改革与政府收入目标、宏观调控策略、引导个人对待房产态度和完善财税体制机制等高度关联。上述领域部分已经超出了税收乃至财政的范畴,上升到国家战略甚至国家治理层面。这正好与政治经济学所涵盖的内容对应。

  (一)房地产税有既定收入目标

  从已开征国家的情况看,房地产税占地方政府收入的比重不小,受益主要在地方。中国房地产税改革的一个重要目标便是填补地方(本级)财力缺口。2018年财政收入情况数据显示:收入层面,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收入85 447亿元,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入97 905亿元,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中的税收收入156 401 亿元;支出层面,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支出32 708亿元,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88 198 亿元,一般公共预算口径下,地方财政本级收支差额有90 293亿元;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支结余有52 769亿元,即使将中央的结余全部转移给地方使用,地方财政也还有37 524亿元的缺口(暂不考虑债务收入)。① 这是财政支出最窄口径——一般公共预算下的情况,尚没有纳入社保基金预算等资金需要。如果房地产税能够实现3万亿元~4 万亿元的收入规模,那么便能填补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缺口。这个规模②大致相当于全国税收收入总额的24%,约为第一大税种增值税收入总额(61 529 亿元)的61%,比第二大税种企业所得税(35 323亿元)多2 201亿元。接下来比较与房地产税关联度更高的“土地出让收入”。2018 年,地方政府性基金预算本级收入71 372亿元,其中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65 096亿元。理想中的房地产税收入可能要达到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的57.6%.那么,不包含交易和生产环节的房地产税收,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和理想中的房地产税收入之和为102 620 亿元。③ 虽然上述测算并不意味着房地产税马上要达到一个很大的收入规模,但长期看,以其作为填补地方财政缺口乃至地方财政收入主要来源,确实成为了一种趋势或者说选择。

  (二)宏观调控中的房地产税定位

  资产价格与劳动力价格是宏观价格体系的基石,他们的变动直接决定了宏观价格水平的变化,进而影响经济运行。劳动价格受到工资粘性和受教育水平年限等影响变化相对较慢,且长期趋于稳定。资产价格波动有时候非常剧烈。这与货币价格有关,但也与一定时空之内资产构成和供需关系关联。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我国经济快速增长得益于投资活跃,其中的房地产投资更是功不可没。2018年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635 636亿元,比上年增长5.9%;其中,房地产开发投资120 264亿元,比上年增长9.5%,其中的住宅投资85 192亿元(预计纳入房地产税征收范围的部分),增长13.4%.可以看到,固定投资增速较GDP增速(6.6%)低0.7个百分点,而房地产投资增速高出GDP增速2.9个百分点。2018 年房地产开发投资占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的比重为18.9%,而2008~2018年,这一指标的平均值为19%.房地产投资所形成的资产,构成了当前中国居民财产的重要组成部分。④ 上述证据表明,房地产投资的一系列活动,以及未来这些资产的运行,已经成为宏观经济中的关键因素。进一步,如果再把经济波动和区域差异考虑进来,那么房地产税与宏观调控之间的关系可能更加复杂。比如,我们看到我国一线城市和二线热点城市都有房地产限购政策,主要是为抑制房地产价格过快上涨。而房地产税的引入实质上增加了房地产持有成本。持有成本为房价波动平添了变数。并不是所有的房地产税负都会由需求方或供给方来单独承担。而且,房地产税更可能随市场价格的变化,形成不同的税收归宿效应。可以确定的是,房地产税带来的成本分担将在区域之间产生不一样的效果。宏观调控的不确定性可能增加。

  (三)房地产税的短期影响

  所有的税收都有再分配效应。税收收入规模越大,再分配效应越突出。从各国经验看,房地产税首先会对房地产持有人的投资、消费和储蓄等行为产生影响,进而向政府收入体系乃至房地产市场传导。因为在一定时间之内,人们会有预算约束限制。预算与自身收入水平、支出结构和外部融资环境关联。新增地方政府收入则有助于缓解地方财政压力,填补公共服务支出缺口,稳定收入来源。而房地产税会对房地产价格产生短期冲击,并在一定时间促进新的均衡价格形成。机制上,房地产价格受冲击后的波动是核心问题。